原创黄山有个“小兄弟”,同样美出了新高度

四叠飞瀑乃是龙门景区最大的瀑布,曲折回旋成四叠,故而得名。水流不曾间断,飞瀑就永远不会销声匿迹,不停地冲击着岩石,飞溅着水珠,闪耀着霞光,声如雷鸣,动人心魄。

“地灵”往往伴随的是“人杰”,这里除了拥有极其优美的生态环境外,还有着浓厚的文化底蕴和光荣的革命传统,包括明末著名文学家吴应箕的遗迹、古雪山民钓石,以及折射着中国大半个世纪历史风云的标语墙等等。

这个过程“无缝对接”四次,就像是四重奏,带来的惊喜却远不止四倍!

正所谓“山无水不灵”,水构成了牯牛降最大的特色。由于此地雨量充沛,溪流纵横,或在谷底汇聚成潭,或从断崖上飞泻直下,形成一道道水瀑。最神奇之处不在于十步一小瀑,百步一大瀑,而是飞瀑相连,恰似一颗颗珍珠串联在一起,蔚为壮观。

说到瀑布,就不能不提四叠飞瀑。

光有碧潭清水还不够,幽深峡谷、嶙峋怪石、参天古木都是神助攻,再加上百丈岩、滚石滩、栖贤洞、隐月池、南国小长城等众多景点的点缀,宛如一幅浑然天成的画卷,让人叹为观止。

如果说前两者是牯牛降的韵,严家古村就是当之无愧的“魂”。

有潭水谓之秀,有峡谷谓之幽,有怪石谓之奇,于刚柔中见绮丽,在动静间显超逸,如水墨氤氲,渗透着诗情画意。

饶是如此,严家古村却并未沉浸在某种光环里,古朴依旧,静好如初,仿若世外桃源。

正因为牯牛降山区成陆历史悠久,地形变化复杂,因此还能发现大量的古老动植物种类,可以说是天然的活化石博物馆。

传说,古时牯牛降山中生活着一只名叫雀的怪鸟,穷凶极恶,为祸一方。后来老子骑着青牛经过,雀有眼不识泰山,竟然打起了老子的主意,却被青牛用牛角顶折了翅膀,死死地按在地上摩擦。时间一长,青牛变成了巨石,雀烂成了泥土,有没有护花不知道,但羽毛幻化成了许多奇形怪状的松树。为了纪念这头舍己为人的青牛,人们便将这座山起名为“牯牛降”。

牯牛降共分五大景区:主峰景区、灵山景区、双龙谷景区、龙门景区、观音堂景区,前四个皆位于石台县境内,观音堂景区则位于祁门县境内。

传说很生动,其真实历史也值得大书特书。早在8.5亿年前的雪峰造山运动中,牯牛降就已经冒出了头,结束海侵历史。到了2亿年前的中生代印支运动时,其北部也开始“觉醒”,与主体合而为一,并有花岗闪长岩体侵入。后又经燕山运动、喜马拉雅山运动,终于成长为一座巍峨大山。

原标题:黄山有个“小兄弟”,同样美出了新高度

大家都听过“鲤鱼跳龙门”的故事,牯牛降也有一座“龙门”,因两岸危崖高耸,碧流深潭横亘,浑如两军对垒,一触即发,当地人便形象地称之为“龙门”,一方碧潭就成了龙门潭。

黄山的美不必多说,一句“黄山归来不看岳”就足以睥睨一切。有这样的标杆在前面,牯牛降或许无法超越,但并不妨碍它拥有独属于自己的美。

黄山亦是如此,其中,牯牛降为黄山山脉向西延伸的主体,以雄、奇、险、秀著称,自古就有“西黄山”的美誉。

顾名思义,严家村人就是东汉时有名的之一隐士严光的后裔,虽然严光不慕富贵,不图名利,以高风亮节闻名天下,但其后裔并未就此遁世,为了祖国的解放事业,不惜抛头颅,洒热血,成就“英雄村”的美名。

据《江南通志》记载:“黄山有三十六垣,与歙之黄山相峙,其最高者古牛岗可望匡庐。”由此可见,牯牛降不仅与黄山同出一脉,甚至可以跟后者并驾齐驱。

既然敢冠以“龙门”的名号,景致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,单就水质而言,因为是从原始森林流出的自然水,没有任何污染,看上去如同翡翠一样澄碧透亮,恍惚间有种九寨沟的既视感。

所谓山脉,是一众山峰的集合,譬如衡山,就囊括七十二峰,贯穿七个县市。

如果你以为这只是曾经的荣耀,那就错了,直到现在,牯牛降仍是名副其实的“华东地区动植物基因库”,光是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就有13种,重点保护的动物有29种。

展开全文